当前位置: 主页 > 旅游攻略 >
古巴农庄
2020-07-10
古巴农庄
去古巴之前,我和老坛的原计划是除了哈瓦那之外,还会去著名的雪茄种植地比尼亚莱斯山谷。但到达之后才知道古巴除了网络不便利之外,公共交通更加不便利。
 
如果想去比利亚莱斯,来回只能乘taxi。就古巴的消费水平来说,来回的车费怎么都得200cuc以上,于是我们便取消了去比尼亚莱斯山谷的计划。
 
可我们还是想看看古巴的自然风光,于是在bnb上搜寻,功夫不负有心人,我找到一个Soroa的农庄体验活动。
 
我大致查询了一下Soroa的相关信息,它位于比尼亚莱斯山谷和哈瓦那之间,被称作「rainbow of Cuba」,也是古巴的雪茄与咖啡种植地。这个体验活动,价格便宜,路程不远,所以立马预定了。
 
付款后不久,就收到了体验达人Jorge的信息,告知我们明早八点在 新城 Vedado的一个咖啡厅集合一同出发去Soroa。我在地图上搜索集合地的位置,步行需要一小时以上,搭乘taxi会是比较好的选择。
 
那晚我们早早入睡,第二日早早就起床了。清晨的哈瓦那老城是忙碌的,最早营业的是鸡蛋铺子。老城虽是古巴的景区,但仍有很多居民在老城内居住,生活气息很浓厚。
 
准时到达约定地点后,载我们去soroa的是一辆十分拉风的粉色老爷车。近三个小时的车程,我迷糊迷糊睡了一觉后,我们抵达了Soroa。
 
Soroa大约是在哈瓦那的西部,可能是地形的原因,这里的气温要比 哈瓦那 低了些许,舒适感极佳。我们抵达的农场是由Jorge的家人经营的。Jorge虽在 哈瓦那 工作,但父母和妹妹依然在Soroa生活。
 
大概是热情的朗姆酒代表着古巴,刚刚抵达,Jorge的父亲便要请我们喝酒。一边喝酒,大家一边自我介绍。一同参与体验的两位小伙子来自牙买加,现居纽约。
 
我和老坛自我介绍后,我多说了一句老坛曾是我的老师。“不会吧,你看起来18,她看起来最多才22而已啊。你们中国女孩都是这样的吗?”“可能我们心态年轻所以看起来比较年轻吧。”“那我要到中国去!” Jorge大叫。“我们也要。“两位小伙跟着起哄。
 
之后聊到古巴的人均收入,得知古巴的年轻人每个月的薪水只有20-30cuc。因此大部分年轻人在周末会像Jorge一样做导游来挣外快。
 
“没了旅游业,古巴真的不行。中国的高速发展真的让我们羡慕。”他叹气。“那你们怎么看待中国和香港的关系呢?”Jorge的父亲冷不丁突然发问。“ONLY ONE CHINA,Hk belongs to china , 我们只是用了两种不同的政治体制罢了。等风波过后,欢迎你们以后来中国的香港玩。“我义正严辞。
 
“我们想去,但愿有一天,我们可以。”Jorge的父亲抿了一口酒,望向窗外。之后Jorge就带我们开始逛农场了。他边走边介绍植被和树木,还亲自采摘树上的果子给我们尝鲜。天气很好,空气也很好。
 
农场内,他们种植支撑古巴农业的主要作物:咖啡和雪茄。政府在咖啡果实上有严格的分类:A品B品和C品。每年的收割季,全部的AB品以及百分之九十的C品都需要上交政府,留给他们的是一些品质一般的咖啡豆自用和贩售。
 
迄今为止古巴农耕还是靠人力,机器耕作不知要到何时才能实现。农场里有个可供劳作时休憩的草棚,平常耕作累了他们会在此处休息。正值正午,Jorge带我们来这里喝椰子汁解渴。他们暂时还没有可以引流到农场的自来水,还是靠井来取水。
 
这里少有塑料吸管,所以我们喝椰汁使用的吸管是用竹子做的,真正的天然环保。用竹子做的吸管喝椰汁真的值得纪念,于是与两位美国的牙买加小伙一起椰子竹子大合影。
 
椰汁并不甘甜而且略带苦涩, 和平 常我们喝到的 东南亚 地区的椰汁味道大不相同。也许在古巴,农耕技术也被限制了。